Pekin : 21 Haziran 2018 / 14:23
新华网巴库3月30日电(记者刘洋)阿塞拜疆国防部新闻处30日发布公告说,阿塞拜疆与土耳其将于下月开始在土境内举行联合军演,演习反恐及三防等科目。
公告中说,4月2日至13日,两国军队将在安卡拉举行反恐等科目的联合战术演练,在伊斯坦布尔举行防放射、生物、化学武器方面的军官作业演练。
此外,4月8日至7月7日,两军还将在萨姆松举行战场条件下军医演练和培训。
阿塞拜疆作为南高加索地区重要国家,与土耳其关系密切,两国在诸多地区及国际问题上保持协作。
 
来源: 新华网 
 
 

据俄罗斯军工新闻网8月4日报道,美国防务新闻网近日援引一名西方专家的话披露称,尽管北约代表已经正式向土耳其国防部发出警告,如果土空军采购中国或俄罗斯生产的防空和反导导弹,土方将不能再使用北约有关弹道导弹发射的侦察情报。但是土军方顶住压力,拒绝剥夺中俄产品的竞标权,不愿将其排除在正在进行的国际招标范围之外。
 

据悉,土耳其正在为本国空军公开招标采购防空导弹和反导系统。正式招标活动从2009年底开始,计划至少斥资10亿美元采购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土耳其国防部将在2011年底或2012年初宣布最终结果。目前参与竞争的主要是美国雷神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联合推出的PAC-3“爱国者”,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推出的S-300,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推出的“红旗-9”,以及欧洲集团(意大利、法国)推出的SAMP/T Aster 30。美欧担心中国和俄罗斯凭借性能优越、物美价廉的产品在竞争中胜出,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向土方施压。此前主要是在暗中进行,这次是首次直接公开干预。
 

西方专家指出,北约声称中俄生产的防空和反导系统在技术上与北约统一情报网络不兼容。实际上除了经济和政治因素之外,还在担心自身重要情报将来可能泄露的风险。如果土耳其执意采购不符合北约标准的中俄导弹系统,一旦接入北约统一情报网络,就有可能发生情报泄露现象。正是因此,北约警告称,如果土耳其选择了中国或俄罗斯的导弹系统,它们将不能接入北约情报网络,土军方将不能再得到北约的导弹发射情报。
 

土耳其1952年2月正式加入北约。目前构成土耳其防空体系的导弹系统主要有美国制造的MIM-14“奈基-大力神”、MIM-23“鹰”XXI远程防空导弹系统,英国和土耳其研制的“轻剑”中程防空导弹系统,土耳其国产“阿提尔干”近程防空导弹系统,以及美国和土耳其生产的FIM-92“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自21世纪以来,土耳其军事电子工业公司Havelsan与美国波音公司合作研制新型导弹防御系统,今后可能装备到土耳其、美国和其他一些北约国家。(编译:书山)
 

世俗与伊斯兰的博弈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所姜明新副研究员分析,这次事件并非偶然发生,而是伊斯兰势力和世俗体制之间博弈的必然结果。
  在政教合一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瓦解100年后,现代土耳其的缔造者凯末尔激进推行西方化运动,把世俗主义在土耳其的发展推向了巅峰。“但原有的伊斯兰宗教影响深入土耳其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在土耳其有两种人,一是拥有西方理念的人,一是广大的伊斯兰民众。”姜明新说。
  土耳其也呈现出一种独特的状态,其绝大部分国民都是虔诚的穆斯林,但该国又自称是个世俗国家;其领土的96.9%在亚洲,但该国却坚持认为自己是个欧洲国家;在西方看来,现代土耳其拥有中东地区最完备的民主制度,但该国民选政府却屡屡遭受军人势力的政变威胁……
  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是带有伊斯兰色彩的政党,军队、司法体系则是世俗体制的堡垒。正义与发展党多次表示限制军队权力,导致政府与军队之间发生的龃龉不断。2007年,由于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在经济治理方面的成就,获得民众广泛的支持,在政治上逐渐成熟,通过修宪、逮捕军官等措施对世俗堡垒进行限制。
  姜明新认为,正义与发展党用民主的手段巩固了政权打压了对手,是成熟的和走向稳定的标志。这次军队也一改往日强硬手段,选择自己下野,也说明了土耳其民主体制的胜利。
  
军政危机不会引发“海啸”
  事件发生之后,西方媒体多称此次军政危机会引发政治海啸,总统居尔7月30日称辞职事件“史无前例”,但这一事件不会引发军队和政府间出现冲突。姜明新认为,“这肯定是一场危机,但在可控范围之内。”
  他分析,军人虽然在此次事件中处于劣势,但还是留有实力。历史上,土耳其军队曾发动过3次政变,但由于随着现在土内部民主进程的加快,人们的思想更倾向于通过和平、民主的手段来解决危机。
  军队以前是朝野双方斗争的仲裁者,发动政变也是为平息动荡的政治局势。2010年一季度,土耳其的GDP增长速度就仅次于中国,为世界第二。土耳其现处发展的黄金期,军队也不会违背民意。更何况现在中东的乱局,西亚北非的局势也让土耳其人看到和平的可贵,军队和政府都不希望看到自己也步其他邻国后尘,走动荡不宁之路。
  另外,外部政策也是此次事件不会引发政治海啸的重要因素。土耳其对外政策的优先考虑是加入欧盟。欧盟对该国军队影响政治的能力始终存有忌惮。在2007年选举时,军队扬言要干预政治,被欧盟警告。此次,军队也会忌惮欧盟的威慑而有所收敛。
来源:环球军情
据泛亚美尼亚网站(PanARMENIAN.Net)7月29日报道,据土耳其媒体Hürriyet Daily News报道,北约组织警告土耳其,若后者选择采购中国或俄罗斯的系统来建设其防空和导弹防御系统,北约将不会与土耳其分享弹道导弹的情报信息。

 据悉,参与土耳其防空和导弹防御体系合同竞标的有美国的“爱国者”防空系统、俄罗斯的S300、中国的HQ-9、以及意大利和法国的SAMP/T Aster 30。土耳其计划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年初做出选择。

 报道称,很多西方官员和专家表示,虽然俄罗斯和中国的防御系统与北约的体统不相容,但是他们若成功成为土耳其的供应商,这会让它们有机会获得北约情报信息,最终会破坏北约的军事行动。

尽管有这样的担心,土耳其目前仍未排除使用中国和俄罗斯的竞标条件,称无需将他们排除在土耳其国防大单之外。

一名西方专家反对说,“如果中国供应商赢得竞标,他们的系统将直接或间接地干扰北约的情报系统,这可能导致北约关键信息流入中国手中,这很危险。”

一名西方官员称,“北约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如果中国或俄罗斯赢得土耳其的竞标,他们的系统必须单独运行,他们的系统不能和北约的信息系统相连。”报道称,这是北约首次强烈敦促土耳其不要选择非西方系统。

来源:环球时报
据俄罗斯《军工信使》周刊6月29日报道,俄罗斯近东研究所所长萨塔诺夫斯基撰文指出,中国非常重视其在近东和中东地区的重要伙伴,特别是沙特、土耳其、巴基斯坦和伊朗四国。与欧美的做法不同,中国并不试图改变这些国家的生活方式和政治体系。
萨塔诺夫斯基认为,中国和近东中东国家的许多大的合作项目往往都是战略和战术的完美结合,采用各种形式,力求合作共赢,同时尽量避免美国、欧盟、印度、日本、韩国、巴西和其他竞争对手的冲突,但也从不屈从于任何压力。
中国与沙特、土耳其、巴基斯坦和伊朗的军事技术合作情况具体如下:
沙特
俄媒称,中国和沙特的军事合作是在经贸关系不断发展的基础上开展的,一直不是特别理想。
中沙经贸关系正式起源于1988年,之后不断发展壮大,1996年成立中沙经贸投资和技术合作委员会,1999年宣布确立燃料能源领域战略关系,2006年签署政治磋商互谅备忘录,2007年签署油气和矿产开采领域合作备忘录。
沙特是中国在阿拉伯国家中的最大贸易伙伴,也是中国原油供应大国,两国在油气领域的相互投资规模非常大。
但是在军事技术领域的合作发展较为缓慢,主要是因为在此领域沙特主要倾向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
不过近年来两国在军事合作方面有所进展,2006年达成安全问题协议,签署国防系统合同。
2008年又就沙特采购中国54套155毫米PLZ-45自行榴弹炮达成一致。
土耳其
俄媒称,2010年土耳其和中国宣布准备建设战略伙伴关系,成立新的联合反恐机制,签署了扩大经贸合作的框架协议,起草中长期合作发展计划。
两国积极发展能源、桥梁和铁路建设上的伙伴关系,包括中国参与安卡拉至伊斯坦布尔的高铁项目建设,援建核电站,实现双边贸易本币结算,拟把贸易额由2009年的170亿美元扩大到2015年的500亿美元和2020年的1000亿美元。
在两国军队合作方面,空军合作是重点,中国不仅积极参与土耳其防空导弹系统采购招标活动,还在科尼亚市举行联合演习,中国空军飞机经过伊朗(加油)飞抵土耳其参演。

26-07-2011
巴基斯坦
俄媒称,巴基斯坦是在1959年和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之后开始把中国当作伙伴和盟国的,1963年签署了中国新疆和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相关协议,3年后中国开始向巴基斯坦供应坦克和飞机。
1971年巴方支持中方解决了在联合国的地位问题,反对美国提出的两个中国论。中方则帮助巴方发展工业和能源,修建1300公里长的喀喇昆仑公路。
在70-80年代中国是巴基斯坦主要的武器和军事装备供应国,后来美国不断渗透,1998年美国因巴试验核武器而停止经济援助和武器供应,中国重新成为巴军武器和装备供应大国。
2004年中方向巴方提供7.5亿美元信贷,用于在2008-2013年间建造4艘现代化驱逐舰。
2006年中巴达成为巴空军联合生产JF-17歼击机的协议。2008年双方又达成联合研制预警机协议和新坦克供应协议。
中国积极建设巴基斯坦瓜达尔港,2002-2003年中国提供11.6亿美元贷款建成3个多功能码头,用于停泊运油船只。通过第二阶段的建设,2007年又有9个码头交付使用,同时还安装了夜航设备。
不久前,有传闻称,巴方邀中国在瓜达尔港建海军基地。
另外,中国还在坚持和巴基斯坦发展所有经济领域的合作,特别是在核电站建设方面。
2002年两国达成了援建巴4座核电站总价值33亿美元的协议。2008年签署中方向巴方投资50亿美元援建6座核电站的协议。
近年在美印关系明显改善和巩固之后,巴基斯坦也更加重视发展和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
去年两国签署13顶合作协议和备忘录,总价值140亿美元,确定了36个援建项目。
伊朗
俄媒称,伊朗也是中国重要贸易伙伴之一,两国主要发展原油供应、油气开采、油气管道建设等方面的合作。
2009年伊朗成为继沙特、安哥拉之后的中国第三大石油供应国。
两国的军事技术合作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发展的,后来曾尽量减少军技合作领域规模。
不久后两国重新发展军事关系,2004年签署了航天技术和科研领域合作备忘录,2008年伊朗使用中国火箭发射了首颗人造地球卫星“环境-1”。
近年来在因为坚持发展核项目遭到以美欧为主的国际社会制裁后,中国成为伊朗主要的投资和技术来源,双边战略伙伴关系明显加强,军事合作也有所恢复。
中国发展与伊朗的全面合作关系,积极参与伊朗机场、港口、公路、铁路、油气管道等方面的建设。
转载http://news.ifeng.com/mil/2/detail_2011_07/02/7397055_0.shtml
Çin vize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