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in : 23 Eylül 2018 / 22:36
2011年6月12日的土耳其大选是在一个漫长的竞选运动之后举行的,同时结果出台。在参加率为87%的本次选举中,三大政党和独立人士被选入土耳 其大国民议会。正义与发展党以49,9%的得票率而赢得326张议席之际,紧跟其后的是得票率25,9%、同时议席135张的共和人民党。完后是得票率 13%、同时获议席53张的民族行动党,以及得票率5,8%并获得议席36张的独立候选人。
这样,被人说成人民的95%在土耳其大国民议会有了代表。这一结果,无论是在土耳其,还是在世界都产生了巨大反响。它对土耳其政坛以及地区和世界政治格局的影响则被人进行了评估。
以下是土耳其一私立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拉马占•古冉对此问题的评估。
他说,首先,选举结果可谓土耳其的首创。首次一个政党,即正义与发展党接连3次总是比前一次的选票不断地增加而成为第一大党。
该党在2002年的选举中赢得选票34%,2007年是47%,最后是2011年升至50%。特别是正义与发展党的选票与紧跟其后的共和人 民党相比,几乎是其两倍。或者是在考虑其他全体政党的总和50%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正义与发展党的成功就十分引人注目了。正义与发展党的这一压倒性多数 被看成是一种威胁之际,大多数的评论家则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胜利。对这一结果以及评估,有必要对民主政权产生的一个要点上给予强调才对。 .
民主的实质,其实是在政党为解决国家的问题或巩固其能力时进行的竞争或比赛。
这一竞选成功与否,将在政党提出的计划与表现能力通过选举投票中实现。选举外的所有政权更迭,都是反民主的。
从这点看,正义与发展党9年来执行的政策,被人民的一半看好。该党尤其在交通、卫生、经济、文人、对外政策等领域的表现被人看好。尽管世界经济存在着危机以及中东地区存在着问题,土耳其的经济和政治稳定的继续,是一个重要因素。
但在民主上,反对党的角色至少和执政党一样为重要问题一事,则不能忽视。当然,每个政党都为执政而奋斗。但是一个政党,即便不能成为执政党,而成为反对党,特别是主要反对党,即最强有力的反对党时,对此不能低估。
反对党在利用自己拥有的优势同时,可以成为下次选举中最接近执政党的候选党。
土耳其的反对党长期以来没有充分利用这一优势。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和民族行动党至少在最后的三次选举中没有表现出自己的能力。即便共和人 民党在6月12日的选举中的选票。无论是票数还是比例都增加。但无论是专家们还是该党以及其他政党都认为这一结果不是令人满意的一个结果。
可以这样说,6月12日的选举结果,使得正义与发展党成为了一个主导力量。相反,由于选举结果,政党们赢得的议席人数在新时期形成了一个平衡的政治结构。
正义与发展党政在议会赢得了绝对多数,以及可以单独执政,但这一力量是有限的。被看成是土耳其最根本问题的宪法修改,民主化的巩固以及政治改革问题上将不存在足够的力量。为在上述问题上成功,该党不具备330名议员。
这意味著在宪法修改等改革上需政党合作才能实现。这一事实,也意味著土耳其在未来4四年时期将进入一个关键阶段。
为对土耳其舆论期待和与要求的在宪法、政治、经济和类似的变革予以实现上,都需正义与发展党,还是其他政党的团结合作,同时这些政党肩负重 任责任重大。舆论的施压,可以说将迫使政党们合作。这一压力也将来自土耳其为成员国的国际组织中。6月12日选举最重要的的结局是,来自西方世界的积极和 鼓励的反映。在这里需强调的是,经济周刊选举前预计的结果,大致予以兑现。即一个在土耳其什么都能主导的政党,被其他政党也能产生的影响力取代。
在分析西方和世界许多国家的消息时,我们可以说他们对土耳其大选的结果总体来说是满意的。选举和其结果,被认为无论就土耳其的内部还是对外政策上,稳定将继续。德国明镜周刊也说,6月12日大选在以民主化为主的问题上取得的其他的成功,使得土耳其成为了海峡上崛起的力量。
其他的评论家和政治家则说,土耳其的选举,表明了将可和民主和谐相处,同时也可以说它为全体伊斯兰世界的典范。
以上是土耳其一私立大学国际关系系教员拉马占•古冉对此问题的评估。
Çin vize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