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in : 20 Eylül 2018 / 02:35
这个重要的展览探究了侯赛因·查拉扬(Hussein Chalayan)的非凡工作,时装设计大师苏珊娜·弗兰克尔(Susannah Frankel)都向这个闪亮而另类的设计明星表示庆贺。这个展览让时装设计师侯赛因·查拉扬忙了一个月,相对来说,他之前是一直保持低调的,这次至少他为自己感到自豪,并且态度坚定自信。
前不久,具有土耳其和塞浦路斯血统的英国时尚设计师侯赛因·查拉扬(Hussein Chalayan)的时尚叙事展(Fashion Narratives)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Les Arts Decoratifs)开幕,该展将一直持续至今年11月13日。这个重要的展览探究了侯赛因·查拉扬(Hussein Chalayan)的非凡工作,时装设计大师苏珊娜·弗兰克尔(Susannah Frankel)都向这个闪亮而另类的设计明星表示庆贺。
这个展览让时装设计师侯赛因·查拉扬忙了一个月,相对来说,他之前是一直保持低调的,这次至少他为自己感到自豪,并且态度坚定自信。
怀旧中体现出经典
到目前为止,这是他最大的作品回顾展。在T台上没有看到过的服装包括侯赛因·查拉扬2000春夏Before Minus Now系列的裙子和1998春夏系列,作为其出发点不同方面的崇拜,涵盖了修女和穆斯林遮盖装的一切。
“选出展览服装是很痛苦的。”侯赛因·查拉扬在时尚叙事展的媒体预展中对他最新的横跨17年的作品的展览如此表示。该展览在巴黎的装饰艺术博物馆举办,有他在1993年从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毕业时创作的连衣裙,也有他的1995春夏系列,这些服装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现在看起来依然很有诗意的生锈、陈旧感,非常经典。英国最著名的高端品牌集成店Browns的创始人、时尚界最具前卫视野的买手之一琼·伯斯坦购买了他的毕业设计,并将其陈列于她在南莫尔顿街的店铺的橱窗中。
“有些东西我总是想展示出来,比如卧室(the Living Room)和埋葬的连衣裙(the Buried Dress)。”他表示,他看上去有点疲倦,最后的展出工作仍待完成。一对黑色的气球被附在一件连衣裙的肩膀处,以使它们浮到恰到好处的高度。这件来自他的2003秋冬Kinship Journeys系列的连衣裙,穿着连衣裙的模特在蹦床上有弹跳的动作,她的肩膀上附有气球,以加强向上至天堂的动作。
成长过程成为他设计灵感
为了配合这个展览,查拉扬的名为《候赛因·查拉扬》的书由Rizzoli出版社出版,这是由设计师本人编制的。查拉扬从保存在他工作室中的成千上万的材料中精心编辑出他的设计图。他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方式查看他的成长过程。他一直很重视他的背景,尤其是他的父辈。所以他有一张他父母的订婚照;他的姨妈、表兄弟姐妹和祖母都有曝光过。查拉扬的每一段生活轨迹都有自己的照片:在塞浦路斯的卧室中成长的童年照片;年轻时的他表现出与上世纪50年代人不可思议的相似之处;他1993年从伦敦中央圣马丁斯学校毕业,在那里学习时装设计时他的装扮风格是摇滚复古派;之后,作为一个成名的设计师,他穿着自己品牌的毛衣和牛仔裤,留着短发再一次回到了家乡。
查拉扬是世界时装界最有思想和时常引起争论的设计师之一。他所称的the Living Room是指他的2000秋冬Afterwords系列。该系列曾在伦敦沙德勒井剧院展出,灵感来自战争时期难民的苦境。模特们走进一个房间,身着椅套,将椅子折叠成手提箱拿在手里,其最得意之作是一个模特步入木制咖啡桌,而咖啡桌便转变成一条裙子(如图1)。有着土耳其和塞浦路斯血统的查拉扬,于1974年在塞浦路斯目睹了自己的朋友和家人被强行从他们的家园赶出的惨景。
该展览和随同的游客向导会带人们体验由一些神奇的影像和服装组成的一系列非凡的作品,比如使人入迷的查拉扬2007春夏“一百一十一”(One Hundred and Eleven)系列的影像,其中模特们的服装奇迹般地自动解拉链、袖子增长、裙边改变,最后,整个装扮消失为一顶帽子,留下她一丝不挂。机械变压器服装系列是这位设计师与其长期赞助商施华洛世奇的合作,以庆祝施华洛世奇成立111周年。查拉扬用他的服装从一个历史时期变幻到另一个历史时期。
该展览是一系列玻璃橱窗,分别陈列不同的服装系列或影像。查拉扬表示:“人体模型使观众可以花充分的时间去观赏服装,而在一场时装秀,我们得决定时间长短。”

30-07-2011
一个多元化的商业艺术家
这个展览本身也是查拉扬的艺术作品。他是非常多元化的一个人,当他在圣马丁这个更加综合性的地方时,艺术和时尚之间的交叉是非常有成效的。评论家安德鲁·格雷厄姆·迪克森曾经这样说,查拉扬的作品是你能接触到的最接近现代艺术的作品。
除了经营自己的时装业务,他还创造现代雕塑装置、雕塑和电影,将这些出售给世界各地的收藏家。
当然,展览中也有从收集的时装社论和T台图片中精心挑选的服装,包括《纽约客》(时尚摄影家理查德·阿维顿)、美国《风尚》(大摄影师马里奥·特斯蒂诺)和《V杂志》(时尚摄影组合伊内兹·冯·兰姆斯韦德和维努德·玛达丁)等。众所周知,查拉扬的秀场表演与任何简明的或传统的东西有着共同性。并通过镜子和服装的融合与统一的民族细节,语言和思维的限制,把“一百一十一”(2007春夏系列)那种在大众的眼前度过了10年时装历史的呆板裙子或者是Panoramic(1998秋冬系列),作为其出发点明显与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差不多。
侯赛因·查拉扬雄心勃勃地说,至少,他做漂亮服装的事实常常被忽视甚至贬低,这并不奇怪。在Readings(2008春夏系列)发布会上,其紧身衣上镶满了辐射状的施华洛世奇的水晶(施华洛世奇公司一直支持查拉扬,并且是巴黎展览的冠名赞助商)。在Ventriloquy(2001春夏系列)发布会上,用糖玻璃做成的服装在中心舞台被砸成碎片。最有名的是Afterwords(2000秋冬系列)的桌裙。鉴于其壮观的特性,也难怪这样的表演秀受到如此多的关注,甚至超过了设计师本人的预料。“那个桌裙我看了很多次了,”他曾经说,“我的意思是,我爱那件服装,但它只是我们工作中很小的一部分。人们认为创意和商业化不会在我的品牌中同时出现,但是这是一个误解,因为我们始终在做你能穿的衣服。”
像Dolce Far Niente(2010春夏系列)发布会上的条纹宽松型女式裤子,嘎嘎小姐(Lady Gaga)就在一反常态的场合上穿过,还有Sakoku(2010春夏系列)发布会上的印花连衣裙证实了如果有任何需要,任何被关注的地方,查拉扬都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当然,查拉扬对画廊来说也不是陌生人。他去年才在伦敦的利森画廊和春天影城举办了表演秀。同时,巴黎展览会也在每个实例中采用了他的布置,这个展览会于2009年创始于英国首都设计博物馆,至今还到过东京和伊斯坦布尔。在他的个展开幕的前10天,查拉扬坐在离他的肖尔迪奇工作室不远的咖啡馆中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主要是由于其在衣服上投入的关注。毕竟,这是一个特别的时装展览馆,作品会用一种更加传统的方式展出而且是第一次主要采用玻璃陈列橱窗进行展示。“对我来说,成为那个时装机构谈话的一部分是很好的事。”查拉扬说,“这个秀在整个夏季都会在巴黎开放,很多人都会去观看。”
但如果不及时的话那就什么都没有。今年早些时候,他将其品牌商标的名字简单地改成了查拉扬,去掉了他的名,他认为,因为这有利于在大量品牌的世界里获得认可,也因为“我喜欢它这样”。
同时,主线系列还有Chalayan Grey,一个针对年轻受众、更易被消费者接受的定价的设计系列,还有Chalayan Red,这将只在日本上市。
作为一个设计师,他会更关注商业效果,同时,查拉扬的第一款香水Airborne,他想到其概念和包装。被包装在一个印有的尼科西亚岸边和天际线(盒子的内侧有相同的颜色)的侯赛因·查拉扬设计的老式瓶子里,这使他的产品充分体现了不寻常的自传体和叙事感的特点。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由于家庭因素我搬到过不同地方,重新适应新的环境并用嗅觉记住环境中变化的大部分东西。”他说,他的父母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分开了,而他随父亲搬到了伦敦,而他母亲依然留在塞浦路斯。
他继续说:“在选择了不同的元素如橙花、柠檬和来自塞浦路斯的乳香树后,我如何将这些成分能在从地中海塞浦路斯到伦敦市区的空中之旅过后提出一个假想的情景。”查拉扬对飞行的不懈的兴趣也有其根源所在,他说:“我像一个孩子一样在飞机上花了很多时间。”
 
来源: 中国服饰报



艺术家:Ayse Erkmen
展览:“Plan B”,威尼斯双年展土耳其馆
展馆地址:威尼斯军械库
展出日期:6.4-11.27
“Plan B”涉及到了威尼斯与水之间不可避免而又复杂的联系。Ayse Erkmen在展馆内搭建起了一个复杂的净水设备,机械设备看起来像是雕塑一样。净水设备的各部分在展厅中分散地布置开来,然后再通过延伸的水管重新结合在一起。Ayse Erkmen精心设计了优美的工业组件外观,以此将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转化的过程上;最终,经过净化处理的水将会被排放到运河之中:尽管这些水与大规模的运河及海洋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但仍然表现了其有胆量的姿态。
从形式上来看,Ayse Erkmen的艺术实践通常表现了工业形式及其主体之间极简主义的联系。而此次展出的这件装置作品则为观众带来了一次发自本能的体验。










Çin vizesi